OA系統圖書館網站地圖所長信箱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機構概況科研成果研究隊伍國際交流科技合作研究生教育創新文化黨群園地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綜合新聞  
  圖片新聞  
  科研動態  
  學術活動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中國科學報:國家事已成自己事——記中科院青年學習標兵劉烨瑤
2020/05/06 | 作者:中国科学报 刘如楠 | 【 【打印】【關閉】

  

  劉烨瑤參加“深海勇士”號海試

  

  劉烨瑤在調試設備

  打開劉烨瑤的手機相冊,拍照地點大多分布在那些罕有人至的海洋上。要是再計算一下他當時的海拔,或許是-50m-300m-7000m,今後還可能是-11000m,在地上,這個數字是珠穆朗瑪峰再疊一座西嶽華山的高度。

  他是中國科學院声学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是第一批搭乘“蛟龙”号下海的试航员,也是我国第二台载人潜水器“深海勇士”号的主任设计师,承担多种声学设备的国产化研制和船载水声通信系统研制的设计工作。

  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他正在進行萬米載人潛水器的設備調試。

  從無到有、從集成到自主

  對于載人潛水器來說,它能否及時穩定地向母船彙報狀態、獲取指示是至關重要的,海水中的通信便離不開聲學系統。“如果把載人潛水器比作一個人的話,那麽聲學系統就是這個人的眼睛、耳朵和嘴巴。”劉烨瑤說。

  當時國外主流技術是模擬通信,需要下潛人員查看相關參數,用語音向母船彙報,信息的准確度、完整度、效率等都很難保障。在他和同事們的努力下,研制出了“高速數字水上通信系統”,“蛟龍”號是全球首台應用這一通信系統作業的載人潛水器。

  它可以將生命支持、電池狀態、速度位置、地形地貌等關鍵數據轉化成數字信號,定時傳輸到母船上去,還可以傳輸水下拍攝的照片。“這樣,下潛的駕駛員和科學家就不必時時進行口頭彙報,可將精力都花在海底觀測、采樣等工作中。”

  “蛟龍”號進行通信系統研制時,由于國外的技術封鎖,欠缺相關工作基礎,他們只能在一次次海試過程中不斷摸索經驗。

  劉烨瑤至今都清楚地記得2009年第一次在南海海試的場景。“蛟龍”號與母船間的水聲通信總是不能建立,無法通信就不能下潛,不足10米的潛器像一只小船,不得不在海面上漂著。密閉的環境使溫度、濕度都很高,處在這種晃動的“桑拿房”中,衣服很快就濕透了,腦袋也變得很暈。整個團隊的人不分晝夜地調試了一個星期。

  “在實驗室研制時,我們認爲聲波在潛器和母船間是垂直傳播的,畢竟一個在海底一個在海面上,可調試時才發現,潛水器在海面時是水平傳播的。”他介紹,另一方面,海底是很安靜的,可真正下潛時,發現波浪、漁船、淺海魚類,包括母船航行等的幹擾作用是很強的。各種原因交織在一起,導致水聲通信無法成功建立。

  到“深海勇士”號海試時,有了前期技術、操作經驗的積累,下潛變得很順利,他告訴《中國科學報》,“我們在40多天中下潛了20多次,效率非常高。只要天氣允許,潛水器的狀態又比較好,就會安排下潛。海試時間從“蛟龍”號的4年縮短到了2個月,下潛的效率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從“蛟龍”號到“深海勇士”號,提高的不僅是研制效率,還有自主化水平。“深海勇士”號的國産化率達到了95%左右。

  “于國家來說,這是載人潛水器從無到有、從集成研制到自主研制的過程;于我個人來說,這是人生目標逐漸清晰的過程。時間越長,感情越深,國家的事也成了自己的事。”劉烨瑤說。

  漂洋過海的好消息

  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後,工作與生活的界限也就模糊起來。有時正與家人吃著飯,出差的通知就來了,有時計劃好了帶女兒出去玩,總因爲出海行程變化而一拖再拖。

  甚至7年多前父女倆的第一次見面,這位新手爸爸也爽了約。當時正是“蛟龍”號7000米海試時期,他處在漫無邊際的太平洋上,當時的條件不可能每天跟家裏通電話,而海上網絡信號又差,郵件無法及時收到。

  直到海試完成,途中進行補給並准備返航時,一封來自朋友的郵件讓劉烨瑤興奮起來,“恭喜你當爸爸了,母女平安。”再看時間,已經是幾天前發的了,他趕緊撥通了家人的電話。

  當時團隊做完7000米的試驗,非常成功,又得知了這個信息,“我很高興,確實很高興。”

  他的另一個“高光時刻”是“蛟龍”號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時,作爲核心成員之一,他被邀請到了人民大會堂,參加獎勵大會。

  可這樣的時刻並不多,大多數時候,劉烨瑤和團隊成員要頂著烈日,在租來的小漁船上吃面條,要在濕熱、狹小的潛水器中反複調試設備。他總結說,“工作要一步一步幹,經驗要一點一點積累,基礎的科研都是些平常、瑣碎的小事,不能總想著光鮮亮麗。”

  在他的同事、中科院聲學所助理工程師廖佳偉看來,有了任務和責任時,劉烨瑤會最先沖上去。“去年海試,即便不需要他輪崗時也堅持陪著我和另一位同事,他總是這樣全程親力親爲。”

  對于自己的“親力親爲”,劉烨瑤認爲,聲學所經曆了幾十年的知識、技術、經驗的積累,期間有很多前輩給像他一樣的青年人打下了基礎,有了這些基礎,團隊才能做出載人深潛的成就。這是非常幸運和難得的,所以必須負責、必須盡力做好。

  “他常告訴我們‘要保證自己的工作一定沒有差錯,自己的崗位一定讓別人放心’,這是他的習慣,也是對我們的激勵。”廖佳偉說。

  

  報紙原文:

  

  

   

 
  相關新聞
Copyright 1996 - 彩八彩票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備1605719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01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21号中國科學院声学研究所  邮编:100190
E-mail:ioa@mail.ioa.ac.cn